噗噗

人生到处知何似,每逢清梦且嬉游。

Who the hell is hero?(36)

“你最近会交桃花运!”旺达突然对山姆说。她最近迷上了星座占卜,时常会冒出类似的一两句神神叨叨的预言,搭配她哥特风的衣着打扮,看起来就像个正真的小女巫。

然而只有克林特和斯考特会相信这一套,山姆可不,“别跟我说这个。”他脚步不停的绕过旺达,“我才不信!”

“你根本就不了解,怎么能一口咬定它不准确呢?”旺达立马追了过去,契而不舍的试图说服他,“你看,我给你举个例子,就说队长吧!独立纪念日出生,巨蟹座,是十二星座中最具毅力最能坚持到底的星座,他们低调亲和,举止稳重,在认定的事情上略显固执,甚至会顽强抵制……”

“哈哈,你是说十二分之一的人类都有跟他一样的倔脾气?想想都要吓死我啦!”巴基忍不住插了句嘴,山姆伸出拇指给他点了个大大的赞。

“别打断我!”旺达凶巴巴的冲巴基吼道,巴基连忙做了个投降的手势,就听旺达继续说,“巨蟹座对爱人非常的忠实体贴,但偶尔不免情绪化,并且记性很强,会对一些不必斤斤计较的事耿耿于怀……”

这回轮到美国队长本人有意见了,“我才不是小心眼的人。”他略显不确定的小声说。

“哦?是吗?”旺达傲慢的挑了挑眉毛,“那你现在就过去给托尼一个贴面吻!”

闻言,史蒂夫和托尼同时露出了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老实说,他们还从没这么同步过!

“干得漂亮姑娘!”巴基期待的掏出手机调到摄像模式,热切的催促道,“快点儿啊你们两个!别扭扭捏捏的,至少给我们来个亲密的拥抱!”

要说如果托尼一定还要怨恨谁的话,对象也应该是巴基才对,但是谁也想不通为什么,他明明已经释怀到能和巴基一起嘻嘻哈哈的胡闹了,却仍然不肯跟史蒂夫说话。同样,史蒂夫对他也一直没有好脸色。

“别闹!”史蒂夫抢过巴基的手机扔到一边,好吧,他承认,他至今也不能原谅托尼撕掉了巴基原本的那条金属臂。

无论拆卸它还是重新安上它,巴基所承受的都是他不忍心去想象的痛,在神经接驳的漫长过程中,甚至连局部麻醉也不行。

旺达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对大伙儿耸了耸肩,她点了点巴基说,“你替队长去!”又指了指托尼。

“好啊!”巴基立马乐呵呵的冲托尼张开了怀抱。

托尼连忙闪身躲开他,“离我远点,老混球儿!”

“看到没,巴基是双鱼座的。”旺达就他的行为解释道,“双鱼座的人真诚善良,是沟通挚爱与友谊的使者,他们通常不怎么为自己着想,过分的富有献身精神,并且很容易被影响。”

她说的确实很巴基!史蒂夫纠结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我有点儿要相信你了。”他抬起眼睛认真的看向旺达,“你再说说关于山姆的桃花运吧。”

“……”山姆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想要一翅膀把美国队长扇到中国去,“真是谢谢你还记得我。”

大家这才恍然意识到,山姆竟然已经是他们之中的最后一位单身汉了!旺达和幻视不算,他们都还是孩子呢!

这可真有点儿可怜!“别担心!”娜塔莎信心十足的拍了拍山姆的肩膀,“连斯考特都能交往到霍普那样出色的女人,我一定帮你介绍一位条件更好的姑娘。”

“嘿!什么叫‘连斯考特……’?”超级蚁人感觉自己受到了藐视,“就算你的女人缘比男人缘更好,整个神盾局的单身女孩儿你都能排着队的指派出来跟山姆约会,在她们之中也很难找到比霍普更优秀的吧!”

“你是真爱霍普小姐啊!”克林特佯装感动的说,“但说句公道话,神盾局的姑娘们都不差,比如我老婆,比如早先娜塔莎介绍给队长的那些!”

“那些?”巴基做了个夸张的“哇哦”的口型,他摇着头对娜塔莎说,“你一定吓坏纯情的小史蒂夫了!”

“纯情?”娜塔莎诧异的问巴基,“此时此刻,你还当真认为他纯情过?”

巴基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老腰,板起脸严肃的摇了摇头,“一点也不!事实上我猜你介绍给他的姑娘一定都是你很讨厌的人,你几乎就是蓄意谋杀!他真干起来可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住的,我是个超级战士都……唔唔唔!”

史蒂夫忍无可忍的捂住了巴基的嘴,并且收获了其他人崇拜又感激的注目礼。

“娜塔莎她搞错了一点。”克林特把话题重新拉回到山姆这里,谢天谢地!“找对象可不能单单考虑条件,你需要的只是多出去,多接触女孩儿们,自然便会有能吸引你的人出现,既然是感情的问题,更多的时候就该让你的心去引领你,而不是头脑。”

“唔……那……”巴基奋力的挣脱了史蒂夫的钳制,提议说,“晚上一起去酒吧吗?”

这个提议很好,正好托尼还知道附近刚开了一家口碑很好的店,装潢恰巧还是二战时期的风格。

昏黄的灯光给每个人的表情都打上了暧昧的滤镜,史蒂夫坐在吧台边,望着欢闹的人群中间正跟克林特比赛投掷飞镖的巴基,刹那间,有一种穿越了时空的错觉。

七十多年前,几乎是同样的场景,他们在昏暗的小酒馆里,他同佩姬单独坐在吧台边,另一端,巴基被咆哮突击队的伙伴们包围在中间,他们停不下来的制造着乱耳的噪音,大口的喝着酒,高唱着荒腔走调的艳歌,跳到桌子上摇摇晃晃的跳踢踏舞……

人人都尊敬美国队长,然而人人都爱巴恩斯。

人群中,巴基突然高举起双臂夸张的欢呼了一声。

“看来他终于赢了克林特了!”山姆端着酒杯坐到史蒂夫旁边。

史蒂夫捕捉到巴基的一个不经意的回眸,画面和记忆中的重合在一起,他骄傲的挑着嘴角,脸上洋溢着慵懒的笑意,朝他举了举杯子。赞美上帝,他还在!史蒂夫在心中默念着,也同样朝他举了举杯。

山姆将他们之间的互动完全看进眼里,一股强烈的羡慕之情突然就涌上了心头,“你也觉得我应该恋爱吗?”他认真的征求史蒂夫的意见。

“如果你只是我的士兵,我会建议你不要。”史蒂夫慢慢的咽下了一口烈酒,“你爱上一个人,就多了一个弱点。爱得越多越深,就越容易软弱。”

“但是呢?”山姆等待着转折。

“但是你是我的朋友。”史蒂夫看着巴基一手一杯满得稍一摇晃就会洒出来的啤酒,迈着灵猫一般轻巧的步子平平稳稳的朝他们走来,“我得坦诚的告诉你说,只有经历过爱情的灵魂才能算是完整的,在此之前的所有喜怒哀乐似乎都苍白无色了,他就是你生命中的所有色彩,带给你沉痛的哀伤和无上的欢乐……”

山姆思考了一会儿,撇着嘴摇了摇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就对了!”巴基走过来把满满酒杯放到台上,一把勾住了山姆的脖子,“你怎么能问史蒂夫呢?他倒是可以给你写出一首赞美爱情的十四行诗来,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听得懂呢?还是克林特说得靠谱,让你的心来引领你!”他拍了拍山姆的胸口,又示意他往左后方看,“那儿有朵黑蔷薇偷偷的打量你很久了,快点儿行动,伙计!”

山姆回头望去,也察觉到了对方羞怯的暗示,山姆又看了看巴基,得到了一个充满威胁的鼓励的瞪视,他犹豫大概三秒,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真不容易!”巴基长吁了一口气,他转过头来看向史蒂夫,他也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他,他常常这样,好像自己是个幻象,一眨眼就可能消失。

巴基掐了把他的脸蛋,“我也爱你。”他低声说,灯光模糊了脸上的红晕。

他们的告白总不像情人间的脉脉缠绵,而是更近乎于安慰。不要害怕,我爱你;不要孤独,我爱你;不要悲伤,我爱你……似乎只要“我爱你”,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似乎,也确实是这样呢。

评论(27)
热度(424)

© 噗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