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

人生到处知何似,每逢清梦且嬉游。

Who the hell is hero ?(42)

史蒂夫不得不承认的是,与七十多年前相比,巴基确实是有所改变的。

曾经的他,很有些年少不知愁滋味的乐观开朗,哪怕是在咆哮突击队的那段时光里,时常,史蒂夫一回头就能看见他,一张脸同所有人一样疲惫又脏兮兮的,甚至还多了两道流弹划出的血痕,他的下唇微微嘟起,嘴角却向上挑着,随意的坐在道边的某块大石头上,用小木枝清理靴子上的泥块,他看起来那么悠然自得,甚至还哼起了听不出旋律的曲调。

就像灰暗背景中的一抹亮色,史蒂夫一直以为这是巴基在军队中也能如此受欢迎的原因,可如今看来,到是他错了。

如今的巴基不会在无人注意他的时候也保持着微笑,他更多的习惯了面无表情,眼睛时常动也不动的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好像那里有什么令他在意的东西,而眼眸中却什么也没有投映,你突然喊他一声,他的第一反应总是警惕而凌厉的看过来,在发现是你后会露出一瞬间的迷茫,然后你才能看到一抹刻意的一帧一帧呈现出来的慢放的笑容。

“就像猫一样。”山姆曾经背着巴基,偷偷的同其他人打趣他说。

而令史蒂夫想不明白的是,即便失去了那种吸引人的莫名其妙的乐观开朗,巴基也依然能够做到,在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惹得周围的人不由自主的同他亲近。

剪发后的第二天,在他们去往训练中心的一路上,“夏日战士”的新发型引起了基本达到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和悉悉索索的议论声。

“我换造型的次数要多得多,可从来也没有人光明正大的打量我,还做出评价。”娜塔沙说。

“他们只敢偷偷的瞧你。”巴基冲她摇了摇头,“你可以试着不要一直这么严肃。”

娜塔沙朝他轻蔑的“嘟”了一声。

“巴基教官!”不远处响起了一声震耳朵的呼喊。

巴基教官?这是什么称呼?史蒂夫嘴角抽搐了一下,忍住了到嘴的吐槽。

在一众特战队员中间,一个金发的大块头地动山摇的跑了过来,他看起来比索尔都更加壮实了一圈,在他的衬托下,巴基几乎可以说是瘦小的了。

“你竟然剪了头发?”大块头充满抱怨的哀嚎,“那是个弱点对不对?我就说,那一定是个弱点!我都已经想好了,在下一次跟你一对一的时候要这样抓住你的头发,然后……”

他说着,从队伍里揪出了一个头发颇长的小子,示范了一下自己设想中的钳制动作,巴基见后摇了摇头。

“没用的,他只要这样……”巴基走过去指点着长发小子从里侧按住他的肘关节,只需使个巧劲儿就能叫他胳膊一麻,而自己则顺利的脱身出来,“看吧,我早说空有一身蛮力是没用的,你得想办法让自己更灵巧一些。”

巴基说完鼓励的在两个小伙子的肩膀上拍了拍,继续向前走去。

娜塔沙用胳膊肘捅了下身边的美国队长,“你有什么想说的?”

史蒂夫纠结的拧起了眉头,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走到了大块头的身边,抬手用力的按在巴基刚刚拍过的地方。

“不,你不能抓他的头发。”他的表情十分严肃,语气就更加的严肃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

倒霉的特战队员被迫感受了一番美国精神的巨大压力,真的是……重如落基山。

史蒂夫非常后悔自己当初不经大脑的就将“巴基”这个昵称宣扬了出去,以至于现在,就连街边卖热狗的大叔——对他们来说似乎应该算是晚辈,都会大声的喊着“巴基”,叫他过去帮忙翻译外国游客们对于热狗酱料的需求,哦,对了,还有托尼口中的“睡衣宝宝”蜘蛛侠。

当然,在第一次发现他穿着托尼帮他改造过的制服干着送披萨的打工时,复仇者们就再也不想承认他也是一名超级英雄……但是正相反,广大民众对蜘蛛侠的呼声却越来越高,至于原因,一来他的出镜率很高,二来其他的超级英雄都只在发生类似外星人入侵的大事件时才会露面,而蜘蛛侠甚至会帮忙连环车祸后的救援工作……

抛开“精力过剩”这个姑且不论是优点还是缺点的特质,彼得·帕克还算是个招人喜欢的孩子,在史蒂夫的印象中他比现如今的绝大多数青少年都要有礼貌,他会恭恭敬敬的称呼自己“敬爱的队长”,称呼托尼“斯塔克先生”,称呼娜塔沙“罗曼诺夫女士”,而到了巴基这里呢?“巴基先生”……

“巴基先生”是个什么鬼?你可以叫他巴恩斯中士,或者巴恩斯先生,更亲近一些的也可以叫他詹姆斯,史蒂夫觉得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詹姆斯·巴恩斯这个名字。

“这是谁的错呢?”巴基耐心的听完了他的埋怨,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睛质问道。

史蒂夫无言以对,更生出了几分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的懊恼,于是这天晚上,他将这份懊恼,毫不留情的发泄在了其实非常无辜的巴基的身上。

随着一声压抑的低吼,重如落基山的美国队长终于大汗淋漓的倒在了基本上已经奄奄一息了的冬日战士身上,喘息着,将脸埋在了他血肉与金属交接的颈肩处。

眼前的白光渐渐散去,巴基呻吟了一声,偏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电子表,很好,差不多到了该起床的时间了……“你究竟吃错了什么药?”他忍不住抱怨起身上的人。

史蒂夫没有回声,反而在他的脑袋上搓搓揉揉了好一会儿,然后总结说,“没有之前好抓了。”

巴基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怎么想到要剪掉它的,还不是你总爱在做的时候乱抓?”

史蒂夫僵了一下,接着猛的撑着手臂抬起了上半身,而下半身还可以说是不要脸的同巴基负距离亲密接触着。晦暗的光线下,他脸上的表情是巴基再熟悉不过的了——任性得大义凛然,从认识他开始,他每次犯起倔来都是这副样子。

“你就是故意惹我的,对不对?”果然,就听他毫无道理的指责。

“唉嘿,注意一下现在的情形!正在被欺负的是谁?我真纳闷你是怎么当上美国队长的。”巴基真心疑惑,“为什么其他人都以为你从来都是公平公正的呢?”

史蒂夫不由有些脸红,即使在全世界眼中他都是作为“正确”的代名词的存在,但在巴基眼中,他的黑历史大概数都数不过来,可那又怎样呢?他总还是会包容他,爱他的。

史蒂夫并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想法换句矫情点儿的话说,就叫作恃宠而骄。

“可我隐约记得,一开始是你忽悠着咆哮突击队的大家伙儿追随我的……”

角色对调,这回换巴基无言以对了,原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毛病也是会传染的。


————

只是突然想起我似乎应该更这篇了,但我并不清楚自己都写了些什么……

评论(12)
热度(279)

© 噗噗 | Powered by LOFTER